• 青岛城阳灭门案一审宣判四被告人均被判处死刑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  陈羽凡和胡海泉哥俩,已经相识十六年了。   他们不吝在众人面前“秀恩爱”,“一生只能牵两只手,一个是老婆,另一个是他”,羽凡努努嘴,看看旁边坐着的海泉。十多年来,单飞传闻没有消停,二人也的确分开做过一些事儿,海泉出了诗集、做了主持,还经营起了艺人,羽凡出演了电视剧、执导了微电影……可是看到“羽”,你就会自然而然想到“泉”,照他们说的,他们会在舞台上一起蹦跶到老。   “两个人,容易激活自省模式”   1997年,北京,105路公车站台,这是两个年轻人相遇的起点。当时是制作人的海泉,要找创作人羽凡买几首歌,他们约在公车站台见,海泉付了4000元给羽凡。第二次见面是在1998年,一次电话寒暄时,两人发现住得不远,羽凡就来了位于公主坟的海泉当时租住的房子,当时海泉正在给《爱浪漫的》这首歌编曲……羽凡发现自己需要一个这样对于音乐有掌控力的人,海泉则从幕后被拉到幕前。   :当时怎么想到要做一个组合?   羽凡:就像你想和一个男人结婚,是因为你了解他,他对你有吸引力,海泉对我的吸引力来自于对音乐的驾驭能力。   :你们对这个组合的设想是怎么样的呢?   海泉:其实特别单纯,就我们俩写的歌凑一块,能让更多人愿意听。   :我记得你们也提到过,第一次录小样是在一个夏天,两人光着膀子录的。那时候你们对于未来的设想是什么样的?   海泉:那时候连羽泉的名字还没出现,就想要把音乐做好,做好的标准就是能不能让更多人听到。   :你们是先成立组合,后来才签约滚石的,在签约之前你们在做些什么?   羽凡:我们在一个酒吧里唱歌,那个时间对我们特别重要,我们在音乐上的磨合,演唱上互相习惯。我们一个弹键盘一个弹吉他,然后给下面几十人唱歌。   :你们的第一张专辑《最美》就非常受欢迎,当时会有一点膨胀吗?   海泉:相对来讲会,但我们是两个人,两个人比较容易激活自省模式,能够经历过这种考验的人其实不容易,我们挺庆幸的,我们自认为到目前为止,不应该改变的东西还没改变。   海泉早上开会,羽凡晚上熬夜   2006年,羽凡主演的《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》播出,他在剧组与白百何相识,结婚生子。也就是那几年,羽泉单飞的传闻甚嚣尘上。海泉也不否认,三十出头的那几年最纠结,但纠结的不是单飞,而是告别青涩期的羽泉,如何向尽善尽美靠拢,而音乐市场的低迷也让他们有点无所适从。他们找到的出路是,放大羽泉的品牌价值。   :羽泉刚出道的时候,算是赶上一个好时候了。但是后来音乐市场日渐不景气,羽凡那时候去拍电视剧跟这有关系吗?   羽凡:有一定的关系,但是那一年的《三十》到今天也是大家非常认可的专辑。那时候羽泉慢慢有一些意识,是否除了演唱以外,能有新的品牌放大的形式。对于羽泉来讲,我们其实很尴尬,我们不想说赶上一个好时候,每天都有机遇在你身边转,可是你有没有那个意识去嗅到它,有没有能力去抓到它,羽泉是嗅到了,也用心去抓到了,然后抓到以后不轻易放手。   海泉:你刚说的其实是音乐产业转型的问题,虽然这个坎儿到现在还没转好,但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其实真正开始思考了,开始自己身体力行做改变了。不管所谓的时代有多不好,只有坚持的人才能胜利。   羽凡:时代好与不好是相对的,不是说在一个不好的时代,就没有做得好的人在。   :所谓“低谷”的那几年,你们都在做什么呢?   海泉:我们一直在工作,做的每首歌都很用心,但我们输在传播上,或者说整个音乐产业都输在传播的改变上。那时候我们也尝试改变,开始创业。   “代表的是以音乐为生的这群人”   2013年初,羽泉在《我是歌手》火了一把,哥俩一个负责主持以及“瓢嘴”,一个负责在兄弟“瓢嘴”的时候做俯卧撑。而最后一场总决赛,好兄弟邓超助阵,羽泉拿下“歌王”称号。   这些年来,羽泉在电视节目中亮相并不多,但是音乐节目的井喷,似乎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新的平台。   :年初你们拿下《我是歌手》中的“歌王”称号,对于上电视节目,你们最初是怎么考量的?   羽凡:《我是歌手》是最专业的音乐节目,我站上那个舞台第一场,手心全是汗,唱第一首歌就没敢睁眼睛,我给自己的要求是:陈羽凡你要捍卫歌手这个职业。我们代表的是这个行业里以音乐为生的这群人,而不是露露肉就可以跨入圈子的那一票人。   :那你觉得好歌手的标准是什么?   羽凡:首先有一个好的从业心态,唱歌不是用来打仗或者比武的,是用来传递情感的。再就是所谓的专业,你要在专业的技巧具备一定的能力。我们参加《最美和声》,发现中国歌手里面,能唱和声的歌手不到一半,而那些年轻人从小号称热爱音乐,连和声都唱不了。   :这一两年音乐市场不好,但是音乐节目很热,是不是说电视给了音乐一个舞台?   海泉:媒体本来就是音乐的舞台,这是一个突然的爆发,但是突然的爆发必将导致一个突然的衰落,但是只要观众对音乐品质有了更高的需求和理解力,那就是这些音乐栏目最大的贡献。   :你们在《我是歌手》之后又参加了《最美和声》,是不是现在更愿意选择在电视上露脸?   海泉:没有这种概念,只要是能够让我们好好做音乐,展示自己想做的音乐的地方,我们就会感兴趣和尊重。   :平时对你们的感觉是羽凡很张扬,海泉很内敛,在音乐上你们也是这样吗?   海泉:我在音乐上挺强势的,其实这就是互补,两个人同时出现一定是互补的身份,不会是说完全都扮演某一个角色,这也是羽泉很特别的地方。文/姚璐

    上一篇:高职教育新问题倒逼教学新改革分类培养分层教

    下一篇:韩国将量产时速100公里装甲车 明年实战部署